(1 / 2)

作者:颖儿

看赵洞庭,却没发现赵洞庭脸上有什么异样。他们便明白,这应该是皇上的安排。

这一届明镜台大会,卸任、调任的官员之多,超出历届总和。

国务令陆秀夫卸任国务令之职,调任明镜台任明镜台副台长。

提刑令王文富和副国务令陈文龙退休,不在朝中担任任何职位。

副国务令辛景福调任明镜台。

四位当朝一品中,只有军机令文天祥和监察令赵与珞仍然担任原职。而实际上,连文天祥也已经极为接近退居二线的年纪。

再就是还有一位副提刑令、和一位副监察令也在这届明镜台大会中因年龄被调任到明镜台任职。

各正副令以下,各部尚书、各地节度使、转运使、安抚使等等亦有不少人退休。

正如当初江湖那般,朝廷,也经历了一次几近彻底的大换血。

社安部尚书萧贤忠、荆湖北路节度使张向阳、福建路节度使廉黎明、大理路副节度使余飞航、江南西路节度使王应麟等等,或是调任,或是退休。

当年被赵洞庭看中、这些年在政绩上表现卓越的许多青壮派官员彻底登上大宋大舞台。

除去钟健升任国务令、希逸升任副国务令以外,另有许多之前调任地方历练的面孔重回皇都。

兵部侍郎池风鼓升任兵部尚书。

原兵部尚书升任副军机令。

西夏总管李繁荣被调回长沙,任副国务令之职。

财务部尚书朱河琮升任副提刑令,但此次升任提刑令的原副提刑令年岁也已不小。很大概率,朱河琮下届明镜台大会便会升任提刑令之职。

原潼川府路节度使姚雨师也升任副提刑令之职。

这样的官场大换血,大概也只有改朝换代的时候能够出现了。

明镜台倒是因此充实不少,因陆秀夫、辛景福等人的加入,瞬间便变得有分量许多了。

而之前作为明镜台头号人物的温庆书对此却也没流露出不满的情绪。

从之前赵洞庭只是任命她为明镜台总秘书长,她就知道自己的定位。以她的资历、能力,都不足以主持现在的明镜台。

拥有选举权、监督权的明镜台,可以说实权已经不在四大省之下。只是构造、定位有所不同而已。

他们是掣肘朝堂的半官方机构。

直到明镜台大会结束,明镜们仍然对此届官员选举议论纷纷,其热度,要超过那些热门提议。

可以想象,这些议论很快便会蔓延到整个朝野以及大宋各地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